当前位置:首页 > 应急研究 > 课题研究

新时代应急管理体系建设现状与展望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下大决心把多个部门、机构的应急管理职能整合到一起,组建应急管理部,开启了中国特色应急管理体系建设的新时代,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

当前,我国应急管理体系与有效应对复杂多变的公共安全形势还不相适应,与迈向强起来伟大飞跃的经济社会发展阶段还不相适应,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目标还不相适应,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安全有尊严工作生活的期望还不相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迈入了新时代,构建新时代国家应急管理体系、提高国家应急管理能力是势在必行,也是负重前行。

一、应急管理能力标志国家综合国力

目前,加快建立和完善国家应急管理体系,提高应对公共安全事件或者事故的能力,是当前我们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迫切要求。

近些年来,各类强度的自然灾害给人民群众生命、健康、财产、家庭都造成了巨大伤害,上海外滩踩踏、长江“东方之星”沉船、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爆炸、深圳光明新区排土场垮塌等事故灾难引起社会关注,造成严重负面影响,这也凸显了一些地方应急准备和应对能力方面的巨大差距。要深刻理解党中央、国务院重构国家应急管理体系的战略部署,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2015年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三次集体学习时发表的重要讲话,将重构国家应急管理体系放到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中来认识,放到贯彻落实国家总体安全观中来思考,放到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来把握,深刻认识重构国家应急管理体系对于为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编织全方位、立体化的公共安全网的重要意义。

(一)我国已经到了迫切需要加强公众安全保护的关键阶段。一般来讲,公众对重大突发事件的反应可能表现为“耐受”、“容忍”和“爆发”三个阶段,政府为公众所提供的公共安全保障程度不能滞后于经济发展水平,不能明显低于公众期望,更不能超出社会承受力,否则就会使公众难以容忍,对政府社会治理能力产生怀疑,进而导致社会普遍不满,“民生赤字”增加,甚至可能出现强烈反应。国际实践证明,一个国家对公众的安全保护水平取决于三个维度要素:一是经济基础与生产力水平;二是科学与工程技术能力;三是执政理念、发展模式、价值观认同,特别是地方政府的宏观政策导向。现阶段加强应急管理既是正当其时,也是势在必行。

(二)确保国家长治久安需要通过加强应急管理减少脆弱性、增强抗逆力。脆弱性和抗逆力是近年来被应用到很多研究领域的重要概念,脆弱性是指承载体在致灾因子作用下,易于受到损害的特性;抗逆力是指一个个体、社区、城市等适应变化条

化条件,抵抗并从灾难破坏中快速恢复的能力。传统应急管理认为:灾难和事故的过程与后果主要取决于灾变源发源强度,但现代风险管理理念则特别强调人类应对各类突发事件所表现出的脆弱性和抗逆力。我国正处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会遭遇各种各样的风险与挑战。现代城乡人员高度密集,城市运行和工业生产系统越来越庞大、越来越复杂,各个系统之间的关联度越来越高,使城市运行大面积障碍、大范围爆发传染病、大规模网络安全事件、核事故等重大突发事件极有可能发生。这些事件具有极端小概率、巨大破坏性、高度复杂性的特点,我们应对这类巨灾和危机经验明显不足,也很难做出有效的准备和响应,这将是我国未来发展的最主要威胁之一。这就要求我们提早做好应急准备,深入评估可能面临的安全风险,下力气减少重大灾难或事件面前的系统脆弱性、增强抗逆力。

(三)公共安全事件现实风险度及其控制能力是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标志性反映。应急管理是政府的基本职责,也是一项科学化、专业化综合性非常强的工作。一些原本可以避免的严重事故带来十分恶劣影响,表面看个人或者个别部广]似乎应当承担很大的责任,实际上由于个人或单一因素对此影响很小,而源于组织性因素、社会性因素和文化性因素的系统结构性缺陷才是同类问题反复出现的最主要原因。研究表明,全球因灾造成人员死亡和受冲击主要发生在发展中和不发达国家,分别占65.6%和98%以上;而因灾造成经济损失主要发生在发达国家,占比为64%以上。2003年,美国组建的国土安全部整合了包括联邦应急管理署在内的8个联邦部门的22个机构;1994年,俄罗斯建立了紧急情况部,直辖40万人的应急救援部队。能否建立务实高效的国家应急管理体系,考量着我们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能力。

总之,国家的公共安全政策应从经济、社会和技术现状出发,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总体战略目标相协调。加快建立和完善国家应急管理体系,提高应对公共安全事件或者事故的能力,是当前我们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迫切要求,也是实现人民安居乐业、国家长治久安的迫切要求。

  责任编辑:师含骐